忍者ブログ

青石畔,一任花飄零

一抹陽光恰逢其時的溫潤了美好,風花雪月的矯情點綴著如夢般的色彩,而我卻守望在湖畔聆聽那細語輕喃的呼喚,我的等待在一刹那間定格成一種淒美的姿態,年華,謝幕,只為寫你的詩篇,和風而唱,你可曾聽見那一種旋律,縈繞耳畔卻沁入心扉,熟悉的脈絡泛起潮濕的底蘊,你掌心的溫柔終究成了我眉宇間不展的愁reenex

風起的時候,將回憶的種子隨著落葉葬於花下,待到來年春暖花開,我在桃花渡口摘春花泡酒,嘗紅塵眷戀,似錦素年請許我一段獨醉的孤獨,清月相聞,姍姍起舞,靜謐的世界清晰了若有若無的思緒,這一幅青春的畫鋪滿了憂鬱的底色,而我那明媚的一筆不知該落入何處,闌珊煙火,這一瞬相擁的璀璨暖了流年,忘了薄涼。

不是因為你藏於我的文字而住進了我的心,而是你入了我的心才走進我的文字,滿口的不在乎卻成了今生唯一的執著,夢的盡頭我看到了一片花海,開在彼岸,卻染滿了心頭的荒涼,三千情絲葬於菩提樹下,軟紅十丈你始終是我拼湊不出的殘缺,百花爭豔,卻躲不過一朵獨寵的驚豔,聽一首蝶戀花,然後走過了那一程形單影隻的銘刻。

很靜,靜到我可以聽到一片葉落的聲音,拾起,輕吻,你把塵世的我演繹的如此婉約,我便將沉默耕耘與心,只為那一點心有靈犀的顧盼,倉促中來不及挽留,草長鶯飛,放眼又一個春秋,一貫的高傲,如那月一般,太冷,太亮,太過於淒涼,妖嬈花影凝聚成碧空下那一滴素顏的清淚,年華流淌,我亦隨風而逝,站在那眸光不曾觸及的遠方。

看塵埃落定的曖昧躲在天涯,暗香浮動,原來回憶的氛圍竟可以像罌粟一般上癮,朦朧的身影就像陌路的過客一樣漸行漸遠,而唯一可以想起的竟然是故事留下的痕,承載不了的歡喜就像畫沙一般散於風下,浮光掠影,我的從容又一次在繁華落幕後淺嘗輒止,心的造作是多少次謊言的烘托,既然相信,為何又懼怕殘酷,這一場清淺的歡念或許是等著你來執筆提序,而我這一次只想當一個讀者reenex hongkong

回首處,恍如一夢的驚醒穿插著多少人生的歎惋,庭院深處,任思緒飄飛,錦瑟流年,你是我寫不完的殤,山水間,我逃避著喧囂,只為可以靜靜的想起,徜徉---似乎閉上眼更覺得美好,在清墨淡寫中梳理出遺落的真實,幾度蕭瑟,怕是最難忘卻,這一幕憐人的孤獨為誰起,為誰落,從不曾奢望去假設,一些落差似乎可以將情緒放大,當我站在原地,以為曾經的一切離我很近,老去的心更願意這樣一種感覺,或許是習慣,又或者是懼怕,一簾幽夢褪去了多少情緣聚散,纏綿已舊,而後,如煙。

一句承諾定格了滄海桑田的漂泊,溫度的詮釋就如同我獨自走在人海中的身影那樣消瘦,當轉角的愛像琉璃一樣易碎,那褪去的胭脂色抹去了素顏的妝痕,將煙花易冷的徵兆流放在心有餘悸的顧盼,煙雨氤氳,斷橋湖畔,那一把遠去的油紙傘是否塵封著一縷淡淡的愁緒,不解離恨,臨水的依念,升起了夢裏的嫋嫋炊煙,隔著山水,一刹那我竟然忘了你的模樣,在暮水之濱,泗水之湄,了斷那一曲未央的淩亂。

每一場相逢都是一場遺忘,等不到的珍惜揮霍著每一次相遇的純真,看清月十裏,幾點疏星,了無痕跡,這一刻仰望蒼穹,蒼白的與影相扶,寒風向晚,水幽江闊,脈脈柔情,點不亮那一盞搖曳的燭光,也許你就像一只畫筆,淡淡的塗抹著我入戲的憂傷,南柯一夢,卻將戲裏的劇情演繹成紅塵的眷戀,看繁華隕落,憶思難收,一場劫數竟種植下一枚不解的蠱,心扉亂,字亦無情reenex好唔好

寫不完今生,道不完前世,冥冥定數成全了我遺世的孤獨,如果矛盾讓心的夾縫雜草叢生,是否還會將遺忘和銘記混淆不清,個中滋味自是無可替代的纏綿,青燈燃盡,紫陌遙,青石湖畔,花自飄零,斑駁離跡,惹一片支離破碎,花開是念,花落是憶,我將飄落的溫柔咀嚼在心口,臨摹成一闕風流的優雅,炙熱的靈魂守護著我的灑脫,徘徊在漂泊的歲月,我的情已經卑微到風華裏的塵埃,卻從不低俗,堅定,只因那一年桃花盛開的時節,不曾遺忘的一眸清澈,如此簡單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